安倍:将给收入大减的家庭和中小企业发6万亿日元


尽管卫生部门的官员早就行动起来,但直到1月18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亚历克斯·阿扎才有机会给特朗普打电话,“实质性报告”疫情情况。阿扎与特朗普的关系一般,他告诉多名副手,总统认为他“大惊小怪”。

在弗吉尼亚州,一位殡仪馆馆长正在处理三具遗体。据医务人员表示,这三具遗体的新冠病毒检测均呈阳性,但其中只有一具遗体的死亡证明上标明了死于新冠肺炎。

2月初,美国政府预算中用于应对传染病的1.05亿美元资金消耗殆尽。当时,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新冠病毒的威胁看起来仍很远。但是对于负责储存物资的卫生官员来说,灾难看起来越来越难以避免。由于资金不足,美国的N95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储备严重不足。

上周晚些时候,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布关于如何证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新指南,强调验证标准一致性的重要性,并意识到一些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未得到持续追踪的问题。美国疾控中心指示,“如果在合理的情况范围内”未经检测的死亡病例也可纳入新冠死亡病例统计。”专家表示,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数量确实出现漏报,但是漏报的程度仍不明。

1月21日,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两天后,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封城”的严厉举措。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这好像是哇的一声,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

报道称,3月初,印第安纳州一名验尸官意欲证实一名男子是否死于新冠肺炎时,遭到了卫生部门的拒绝。此外,纽约市的医务人员表示,许多在家逝世的患者从未接受过新冠病毒检测,即使他们曾表现出明显的感染症状。

据《纽约时报》当地时间4月5日消息,美国医学界表示,美国政府未能准确统计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官方数据存在漏报现象。

1月22日,在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特朗普接受CNBC采访时,第一次回答关于新冠病毒的问题,面对是否担心潜在病毒大流行的问题,特朗普说:“No,一点儿也不,完全在我们掌控之中。美国只有一个从中国回来的人感染。一切都很好。”

新华社华盛顿4月4日电 据美联社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4日与美国主要职业体育联盟的负责人进行了一次沟通会,他表示希望这些比赛能够尽可能快速地恢复开打。

1月29日,美国新冠任务小组正式建立,主要任务是聚焦边界管控等问题——应对从中国撤回的人员。1月31日,美国正式宣布将限制非美国公民从中国入境美国。这也是特朗普至今最“引以为傲”的一项防控措施。